半面

淡圈。

第一次感受到被屏蔽又解屏又被屏蔽的痛苦!

【曦澄】白活(二)


  *有后续系列,谢谢大家的喜欢呀,可以和我讨论后续剧情,爱你们

  *嘻嘻嘻被解除屏蔽了

(4)

  江澄临死的时候并无半分惆怅,他要做的基本上都算是做成了,往前走的岁月对魏无羡来说是不堪回首,沉痛至极,对他而言何尝不是呢?父母双亲,姐姐师兄,一朝全都不在了,只留下残破的莲花坞和不知世事的金凌。

  他持陈情,留执念寻魏婴十三年整。

  他掌江家,领莲花坞立于世家之家。

  他护金凌,希不负亡姐在天之灵。

  遥看他这一生,不过尔尔。

  既无所挂念,便无所留念。

  魏婴如今已然重生,差一步便与含光君结发此生,无须江澄挂念。金凌也慢慢长大,江澄向来已一己之力扶持江家看顾金凌,却也是该慢慢放手了。

  他曾年少轻狂肆意,慕赏云梦繁华,他也曾眼前遍是畏惧喏喏不敢言;不论以后的事情如何,都不再为他所念。

  云梦忽来大雨,江氏弟子心中郁郁。

  江澄殁。

  江澄一生,爱恨痴嗔,便此了结。

(5)

  死后还有意识是什么样的体验,江澄算是有了感觉。

  江澄低头看自己,穿的是临去前的衣服,手触碰自己的身体,不出意料,从中穿过。

  大致了解自身转况后,江澄方有瑕观察四方情况,四周薄雾浓浓,只他面前一条小道隐隐有些光亮,前方可能是出口。

  江澄下意识想抚摸自己的佩剑,立刻便反映过来此时自己魂魄状态,三毒并未跟随。江澄冷笑,前方便是黄泉路,奈何桥又何妨,又不是他江澄去不得的地方。

  约莫走了一刻钟,四周景色才鲜明起来,可是这般鲜明色彩却叫江澄一愣,这还是人间。

  面前赤身裸体在房间沐浴的却是风光霁月,蓝氏宗主泽芜君蓝曦臣。

  江澄虽只是轻略过一眼便匆匆转身,可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全都看到了。

  “晚吟!”饶是待人接物无一不温柔小意的泽芜君面对此种场景都不知所措,他迅速套了件外袍,再凝神去看江澄的时候,才发觉有所不对。

  蓝曦臣伸手去碰江澄,手直接穿过江澄的身体,“晚吟,究竟发生了何事?”

  江澄和蓝曦臣不算熟悉,这人惊慌失措这般亲密地叫他,又是何意?“江某怎么不知与泽芜君……”熟悉到了可以叫表字的程度,后面半句话被江澄硬生生地收了回去。昔日观音庙里面最狼狈的就是他和蓝曦臣,蓝曦臣当时失控是因为金光瑶之事,如今却是因他,他也不忍苛责,虽然江澄不明蓝曦臣为何至此。

  “江某应该是死了才对,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他因何而死这些事情却不会告于旁人,但是有意识之后的情状却是提了两句。

  蓝曦臣听了江澄的话只觉得浑身冰凉,夏日炎炎却如坠冰窖,再无半分暖意,“晚吟这般情况应该不算…”蓝曦臣实在说不出这个字,便以省略代替,“只要将晚吟你的魂魄引回躯体之中,定能复生,不过具体该如何去做却不是涣精通之事,我会尽快查阅资料找到救你之法。”

  能有一线生机,江澄自然不会决意去死。只不过此事却不需要蓝曦臣去做,他没记错,过几日便是魏婴和含光君的婚礼了。

  “不牢泽芜君费心,江某的事情自由江氏操心,虽不知为何出现在的地方是云深不知处,但是江某如今有一线生机,自然该当回莲花坞。”江澄拱拱手向蓝曦臣告别,差不离走到门边便丝毫挪动不了。江澄脸色迅速黑了下来。

  蓝曦臣快步走到江澄身边,“我观晚吟如今不能离我太远,所以晚吟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

  “蓝曦臣你到底施了什么妖法!”江澄恼羞成怒,他不愿欠蓝家的人情,可眼下却没有办法离开蓝曦臣,骄傲如他,怎么能不生气。

  “我闻魂魄离体会忘记一些事情,方才我隐隐有所觉,却又不敢相信,直到现在才敢确定,晚吟却是忘记了涣。”蓝曦臣神色低落,他知江澄是个心软的人,便自觉示弱。

  江澄哪里看见过蓝曦臣哀怨委屈的样子,此刻委实一个头两个大,“好了好了,江某和泽芜君难道不只是江氏宗主和蓝氏宗主之间的关系吗?”

  “晚吟果然忘了,”蓝曦臣轻叹一声,“观音庙一事后,我出门远游,巧遇晚吟,是晚吟点醒了我,自此后我与晚吟引为知己,不分彼此。”

  蓝曦臣简直像被抛弃了的小媳妇一样,江澄暗暗吐槽,这事被蓝曦臣说出来他实在不相信,可是蓝曦臣看起来又不像个会骗人的,“我记得自那以后我应当不怎么出门才对。”

  “晚吟不必担心,虽然晚吟忘了,但是只要涣救回晚吟,晚吟就能想起来。”

  明明低落的是蓝曦臣,蓝曦臣却还反过来安慰他,江澄没有魏婴那么厚的脸皮,有些不好意思。“不论前事,江晚吟在此谢过泽芜君相助之恩。”江澄语气真挚,心下更是深深记住了蓝曦臣援手之情。

  江氏江晚吟是怎样高傲的人蓝曦臣再了解不过,可江澄又是凡事都分的清的,即便他曾经数次向江澄提过,以他两的关系不必言谢,可蓝曦臣只盼着江澄可以同他不必如此客气。

  “晚吟客气了,”蓝曦臣,眼下救回晚吟才是紧要之事,把你其余的心思全收起来,在心下警告了自己一番,“若晚吟不觉疲惫的话,我们这就去藏书室翻阅资料吧。”

  “我累了。”

  “好,既然晚吟,诶,”蓝曦臣一愣,后又反应过来,晚吟如今情况未明,他不愿拖延,却忘记晚吟突逢变故,又是魂魄之体,难免会更加受累。只是如今晚吟不能离他太远,他也只能陪着休息了。“是涣想的不够周到了,晚吟先歇下吧。”

  如今外面更深露重,蓝曦臣却仿若未闻,江澄虽仍旧想不起和蓝曦臣之间多余的瓜葛,但是好心他却领了,“泽芜君当知欲速则不达。”江澄想想还是说了出口,“此番还要劳烦泽芜君帮我向江氏传个消息。”

  江澄透过窗口看向云梦,无悲无喜。

  闻弦歌而知雅意,是蓝曦臣的优点,“那金宗主还有无羡那边?”

  “金凌那边还是瞒着吧,至于魏婴,烦请泽芜君不要透露半分。”

  “涣明白了。”

(6)

  第二日天色将晓,蓝曦臣就睁开了眼睛,他昨晚哪里睡得着,又怕一直盯着江澄被其发觉,就只能闭目养神,只要一有动静,他好歹还能有个反应。

  蓝曦臣这一番心路历程江澄自是不得而知。

  江澄却休息的不错,他原以为他这种魂魄状态是无法入睡的,却没有想到却有了困意,没过多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等江澄醒过来,就瞧见蓝曦臣端坐在桌旁,朝他浅浅一笑,世家排行榜第一当之无愧,虽是和含光君相同的面容,可还是泽芜君这张脸看的顺眼些。

  “晚吟早。”蓝曦臣自是不知江澄心中所想,若是知道,怕是笑的更灿烂些。

  “泽芜君早。”江澄应道,对于和蓝曦臣身份关系的迅速转变,暂时还有些接受不能。

  “涣领晚吟去藏书阁吧。”

  “蓝曦臣,”江澄叹了口气,“泽芜君仿佛没有把昨日江某的话放在心上。”

  “啊?”

  “泽芜君用过早饭吗?”江澄有些不耐,却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口。

  接着江澄就被晃花了眼,蓝曦臣笑的真是晃眼睛。

  “涣方才已用过早饭了,多谢晚吟关心。”

  “哼,江某不过是认为如果泽芜君因江某之事费心劳神,才多说了两句,泽芜君不必放在心上。”不过一句话而已,蓝曦臣也笑的太灿烂了吧。

  “咚咚咚。”

  “谁?”

  “是我,泽芜君。”门外是蓝思追的声音。

  蓝曦臣走到床边,示意江澄躲在床帏后,“请进。”

  “宗主,方才去云梦送请柬的管事说江宗主殁了,魏前辈一听这个消息差点昏厥,如今和含光君已经直奔莲花坞去了。”

  在一旁的江澄自然听到了蓝思追的话语,听到魏婴差点昏厥的时候,江澄眉头微皱,“罢了,看来要劳烦泽芜君带江某回一趟云梦了。”

  “不劳烦。”蓝曦臣下意识回道。

  “宗主,你说什么?”

   “没什么,此事兹事体大,我要去一趟云梦,你先下去吧。”

  “是。”

TBC

【曦澄】白活(一)


  *有双杰友情向
  *蓝大暗恋江宗主系列

(1)

  云深不知处。

  静室。

  魏无羡大喇喇地躺在凉塌上,一边美滋滋地接受着蓝忘机的投喂。

  如今虽是夏日酷暑时节,可在云深不知处里,比外面又多了几分清凉。昔日他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候,虽然烦得很这里的规矩,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就算多抄几条家规,也比回莲花坞里面晒太阳好得多,江澄素来爱和他唱反调,在这个问题上却是不能再同意他的观点。

  他向来思维发散的快,可是那段年少的时光和江澄连在一起被想起总归有许多不可明说的情绪,观音庙那次,他对江澄说欠江家的,他都还清了。可是他跟江澄之间的纠葛,又岂是这样就轻易能理清斩断的。

  蓝忘机的眼神一直都在魏无羡身上,即便是轻微的情绪波动,蓝忘机也能感知地到,“怎么了?”

  魏无羡勾唇浅笑,“二哥哥,你说我给江澄寄了请柬,他会来吗?”

  离观音庙之事已有不少时日,魏无羡和蓝忘机历经种种也算是修成正果,便是谁也离不开谁。两人心意相通,决定结发此生,意在云深不知处举行婚礼,邀同道观礼。

  江家是四大世家,江澄和他之间的关系又是不可磨灭,再者说,他只是不知如何面对江澄,并不代表他以后都和江澄不再来往,从此陌路。他的婚礼,他是希望江澄来的,尽管他知道江澄那么讨厌断袖,也那么讨厌他。

  蓝忘机皱了皱眉,安抚般地握住了魏无羡的手,“魏婴,我在。”

  魏无羡可以感受到蓝忘机对江澄的不喜,他下意识想要辩驳,可是又不想同别人说他和江澄的种种。“我知道,二哥哥对我最好啦。”

  蓝忘机点点头,继续给魏无羡喂橘子。

  “含光君在吗?”

  魏无羡和蓝忘机交换了个眼神,外边传来的是蓝思追的声音,这时候来找蓝湛怕是有什么急事。

  “进来。”

  蓝思追推门进了静室,身旁还带着云深不知处的管事。

  魏无羡心头一紧,这段时间云深不知处最紧要的便是他和蓝忘机的婚礼,负责将请柬送往云梦的便是这位管事。

  江澄,会来吗?

  魏无羡既害怕又期待,几番下来却是不敢文化,蓝湛轻抚魏无羡的手背,声音清冽,“云梦那边怎么说?”

  管事身子抖了抖,深吸了一口气,“莲花坞的管家说,莲花坞忙着准备江宗主的丧事,不能来参加魏公子和含光君的婚礼。”

  “什么?!”魏无羡只觉得心痛难忍,眼前发黑,江澄怎么可能死,怎么可能?!

  他不敢相信,他不能相信,他不愿相信!

  “魏婴,魏婴!”

  魏无羡仿佛听到蓝湛喊他的声音,又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定是骗他的,江澄肯定活的好好的。

  魏无羡一下子清醒过来,紧紧地抓着蓝忘机的衣袖,“蓝湛,江澄是不想参加我的婚礼对不对,所以才莲花坞才这么说对不对,江澄没有死对不对???”

  蓝湛面对魏无羡的询问说不出话来,即便江澄不愿意来参加他们的婚礼,莲花坞也不会拿宗主的生死来开玩笑,江澄怕是真的死了。

  蓝湛因着魏婴的旧事一直对江澄耿耿于怀,如今看着魏婴因江澄之死心痛如绞,十分心疼,却是希望江澄能活过来了。

  蓝湛不说话,只教魏无羡如坠冰窖,他眼眶发红,却是不说半句话便要冲出静室。

  蓝湛拉住魏婴,魏无羡绝望地看着他,“我要去莲花坞,我不相信,我要看到江澄好好的,蓝湛,江澄没有死!他没有死!”魏无羡有多歇斯底里,蓝湛就有心疼,“思追,把方才的事告知兄长,我要和魏婴去一趟云梦。”

  “是。”在一旁待着的蓝思追也有些心神不宁,一切发生的太猝不及防,他从未见过魏无羡这般模样,一直以来魏无羡都是潇洒不羁,言笑晏晏,平日里和他们开开玩笑,作弄一下含光君。这样绝望的魏无羡是在为江宗主痛苦难过吗?魏无羡和江宗主这样的关系尚且痛不欲生,金凌知他舅舅离世,会怎么样?蓝思追不敢多想,急忙退下。

  魏无羡想说一声多谢,可念及他同蓝湛的关系,却有点多余。

  他从未觉得云深不知处离云梦这般远。

(2)

  云梦弟子多着紫衣,蓝湛带着魏无羡御剑而行,魏无羡远远看见守门的江氏弟子全是清一色的白色长袍,差点没忍住跪在剑上,若不是蓝湛扶着他,怕是已经掉下了飞剑。

  守门的弟子显然是认识魏无羡和蓝湛的,却并没有拦人,侧着身子让两人过去,其中一人低声说了句“宗主已经长眠,还望魏公子不要在莲花坞太过喧嚣,扰了宗主的清静。”

  守门弟子声音不大,可是正对着魏无羡说的话魏无羡和蓝湛听得清清楚楚,似乎是跟随着江澄一贯毒舌的作风,就连江家的守门弟子说起来话都句句戳心,魏无羡已然承受不住,几乎是冲进了莲花坞,蓝湛神色更冷,追在魏婴身后。

  “你刚才胆子也太大了吧。”

  “宗主活着的时候他们来大闹莲花坞,如今宗主不在了吗还能容他们……”方才出声讽刺魏无羡的弟子已然说不出话来。

  “要不是管家的吩咐,我不会让他们两个进去的。”

  这是魏无羡重生后第二次进入江家祠堂,魏无羡看到水晶棺里面的江澄,万念俱灰,旁边是哭的稀里哗啦的金凌。

  “金凌,江澄……”

  金凌猛地回过头来,满脸泪痕,看着相携而来的蓝魏二人,只想下意识地憋住自己的眼泪,可是他不过一月未曾来过莲花坞,他仙力出众的舅舅怎么会离世呢?虽然他平日里老是爱跟他舅舅顶嘴,但是他知道这个世上待他最好的就是他舅舅。

  “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莲花坞不准你进来!舅舅肯定不想看见你们!”

  魏无羡往后退了一步,他知道江澄肯定不想见他,他逼他迫他骗他,他是个混蛋。

  “是我让魏公子进来的,凌少爷。”江顺走进了祠堂,“见过含光君。”

  “顺伯,舅舅怎么会,明明之前还好好的……”金凌只要想想舅舅再也不会骂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

  江顺站在江澄的棺木旁,向金凌行了一礼,“凌少爷,宗主生前便是孑然一人,江家下一辈也没有杰出的人物,怕是要让凌少爷承担宗主留下来的担子了,宗主虽有些担心,但是却是相信凌少爷不会让他失望。”

  “我会的。”金凌应了下来。

  “江澄他到底是怎么死的?”魏无羡看不下这场托孤,他只是想知道原因,如果江澄是被人杀死的,他定要再来一次血洗不夜天!

  江顺顿了顿,“宗主早前便积劳成疾,后来常常心绪不宁,大起大落心魔已成,宗主是自我了断的。”

  “为什么不拦着他?”

  “为什么不拦着舅舅?”

  魏无羡和金凌同时喊了出来!

  江顺垂眸,“人间并没有什么值得宗主留恋的。”

  “魏公子,宗主说,念在凌少爷生母的面子上,希望魏公子能多帮衬一下凌少爷。”

(3)

  “忘机,无羡。”翩翩而来的正是蓝湛的兄长,蓝氏的宗主蓝曦臣。“金宗主。”

  魏无羡和金凌都困于江澄说的话,谁也没听见蓝曦臣的声音。

  蓝湛因要扶着魏无羡,不好上前见礼,只唤了一声兄长。

  “人死如灯灭,不过如此。”蓝曦臣听得江澄的声音,江澄竟凑在自己的棺材前看着躺着的自己。

  此刻蓝湛眼神平静,蓝曦臣想怕是蓝湛看不见江澄,此世与江澄最亲近的两人都跪在地上哭泣,“无羡,金宗主,你们看得见江宗主吗?”

  魏无羡和金凌闻言都抬头看蓝曦臣,“蓝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蓝曦臣心中有了计较,原是只有他一人看的见晚吟,“江宗主的魂魄此刻便在那棺木旁。”

  魏无羡和金凌不敢置信地望过去,自然是什么都看不见。

  “看什么看,叫他两别看了,看的我浑身不自在的。”

  “江宗主,无羡和金宗主都是不愿意相信您……”

  “也不算死透,叫金凌别哭了,让魏婴放下吧。”江澄摆摆手,怎么也离不得蓝曦臣太远这个事实叫他郁闷不已。

  蓝湛三人看着蓝曦臣同空气对话,心里却是相信蓝曦臣的话的,“蓝大哥,江澄他说什么了?”金凌也是期盼地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叹了口气,碍于江澄就在身旁,也不好美化江澄的言辞,将江澄的话复述出来。

  “江宗主的事情一言难尽,如今江宗主的情况不太好说,但是江宗主的魂魄不能离我太远,我和江宗主也是才见面,本来想在家内查阅资料的,但是听思追说了事情之后便想着把事情告诉你们。”

  “舅舅,我会救活你的!”金凌攥着拳头喊到。

  江澄示意蓝曦臣走近一点,蓝曦臣会意,朝金凌走了两步,“臭小子,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蓝曦臣将话又告诉金凌,金凌明显不服气,但是却打定主意跟着蓝曦臣。

  “蓝大哥,我和蓝湛同你回云深不知处查明江澄现在的情况。”魏无羡也是七窍玲珑的心思,眼神落在了金凌面前,“江澄,你信我。”

  江澄自观音庙后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地看过魏无羡了,这般狼狈样子又是何苦呢,够了,没有什么好值得继续的。“泽芜君,”

  “怎么了,江宗主?”蓝曦臣看懂了江澄的神情,却阻止不了江澄将要说出的伤人的话语。

  “我江某人的事情就不牢魏公子操心了,魏公子和含光君的婚期将至,还是多多费心此事吧,就像魏公子当初说的,欠江家的你已经还清了,你我之间到此为止。”

  “去你的到此为止,江澄!你明知道我们两个不可能到此为止的!我会救你!”

  蓝曦臣愣了愣,他看见江澄笑了,“不必救我,放了吧。”

  “不必救我,放了吧。”这样伤人的话从蓝曦臣的口里说出。

  “不必保我,弃了吧。”魏无羡突然明白那时候江澄的心境了。

  “江澄,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得,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你不愿我操心,我偏要操心。”魏无羡闭眼又睁开,透出一股决心。

  “呵,那感情魏公子要为了我江某人让含光君在天下人面前丢脸,岂不辜负了含光君的一番深情。”

  魏无羡瞧瞧蓝湛,眼里全是歉意。

  蓝湛自然明白,“将婚期延后。”

  “二哥哥,我………”

  蓝湛摇头,“无妨。”

  至此江澄也无可奈何,他不过一缕魂魄,说的话还只有蓝曦臣一人能听见,言语不能逼人,魂魄还必须随蓝曦臣而动,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TBC

我不是纯腐

我只是很喜欢世间所有美好的感情

共勉❤

  唔,努力复健。

  新的一年快快乐乐,爱你们❤

  叶修和黄少天在一起后,除了头两年是在黄少天家过的,再后面就是轮着来。

  说起这个,倒是有个应景的故事,一开始叶老爷子气不过自个儿子喜欢男人,说什么也不愿意见两人,但是就和叶修离家出走打游戏那会一样的,嘴上犟着,心里想着。

  黄少天家里的气氛倒是好得多,大约是年三十吃过年夜饭后,黄爸爸黄妈妈,黄少天的妹妹欣欣,以及叶黄两人总会拍个合照,再配上祝福的词语,叶修也随着黄少天一起发了朋友圈。

  叶秋叶总裁看到了朋友圈,就把手机一转,递给了叶妈妈,叶妈妈看着和乐融融的照片,心里也是羡慕地紧,于是就对叶老爷子横眉冷对,一副你不把我儿子还回来就和你过不去的样子。

  叶老爷子“你你你”了半天,撂下了句,“老子又没让他不回家!”

  叶妈妈长舒一口气,对叶秋使了个眼色。

  叶秋会意地拿出了录音笔。

  叶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

  像是没反应过来,叶老爷子愣了一会,刚想说话,叶妈妈带着点笑意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大男人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就不再看叶老爷子不知是怎么透出红的脸了。

  “阿秋,明年让你哥滚回来过年!”

  叶妈妈笑的心满意足。

(1)

  今年轮到回叶家过年。其实两家也不是没想过凑在一起过个年,可是中国人的亲戚关系庞大又杂乱,这么一南一北的来回跑也实在不方便,只好折中,回这家过年,正月里就再回那家吃个饭,老人家跑的累,年轻人可得多走走。

  不像两人一开始认识的时候,也不像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这时候两人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就连黄少天都退了役,叶黄也不再是厨房里的杀手,言下之意就是能进厨房掌勺。

  叶家虽然是富贵人家,可寻常在家吃饭,叶老爷子也得下海帮忙打下手,一家人一起做饭,不一定非要场子热了有这种温情在就行。

  要不然叶妈妈这么个仙女也不会嫁给他家老头子。

  以上这句话可是叶修原话。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叶修的厨艺也算是当刮目相看了,于是叶妈妈把主厨的位置让了出来,想了想让叶老爷子帮忙洗个菜啊什么的,所谓上阵父子兵不是?

  叶妈妈自己在家擀面皮,让黄少天和叶秋跟在后面包饺子,虽然退役后手速不可避免的下滑,但是和普通玩家总是不能比的。

  所以高端玩家黄少天包了两个,普通玩家叶秋才包一个。

  叶妈妈抬抬眼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轻飘飘地diss叶秋速度慢,叶秋心里苦,哎哎哎,别人那里应该是嫌弃他哥的,怎么到他妈妈这里连带着他也嫌弃了。

  黄少天笑嘻嘻地打圆场,可叶秋半点也没想感谢他,因为黄少天脆生生地说,“诶,叶秋你怎么还没有女朋友?”

  叶修和叶秋是双胞胎,想到大儿子和男朋友在一起都好几年,小儿子身边连个伴都没有,也着急,平时给介绍都合不上眼缘,“阿秋总说没找到合适的,给他介绍呢,他又说不喜欢这些个女孩子,太过沉闷无趣,少天呐,你们电竞圈不是有好看的女孩子吗?给阿秋介绍介绍?”

  “呵,他们蓝雨和尚庙,妈,你问他还不如问我。我们兴欣女孩子多啊。”出来拿东西的叶修刚好听到叶妈妈的话,顺带嘲讽了一波黄少天。

  “滚滚滚,赶紧去炒菜,再说了这两年蓝雨青训营来了很多女孩好不?虽然是小了点,而且你们兴欣的妹子我又不是不认识,我看看,我觉得唐柔妹子和叶秋你倒是挺合适啊。”

  叶妈妈提起了兴趣,“唐柔?上次电视上看到的那个短头发的姑娘?”

  “嗯嗯,”黄少天点点头,手上动作也不停,花样一个接着一个,“也是北京人,她爸爸是唐xx。”

  一说这个名字,叶妈妈有了点印象,“唐家的女儿应该是有教养的好女孩,又是少天认识的,人品肯定没得说。”就这么说了两句,叶妈妈却宛若自己已经有了小儿媳一样。

  “妈,小唐还是我教出来的队员呢,叶秋这样我还真怕配不上小唐。”搞半天叶修却是没走,悠悠地把功劳往自个儿身上揽,前面嘲讽了自己男朋友,后面还要嘲讽自己弟弟。

  “怎么哪哪都有你啊?”

  “我菜做完了才出来的。”

  “那你不知道帮忙包饺子?”

  “哎嘿嘿,饺子哪有少天大大好看。”

  “我让你包饺子没让你看我!”

  “也没让你怼我吧!”黄少天又补了句。

  “我这是和你友好交流,哥哪舍得怼你,这不没话找话呢。”

  “闭嘴!”

  ………

  想给小儿子要电话号码的叶妈妈:ー_ー    ∩_∩

  单身贵族逃过一劫叶秋叶总裁:*罒▽罒* 

(2)

  年夜饭发红包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

  作为全家唯一的单身狗叶秋收到的两份大红包全都是单数张的。

  像是嫌他不明白一样,还特意重申单身狗就这个待遇,明年带个回来就成双了。

  叶秋:我好不开心但是还要笑着接受呢。

(3)

  “诶,老叶,你喜欢小孩子吗?”

  “我喜欢你。”

  “我问你正经事呢,好好回答。”

  “啧,黄三岁,你不是小朋友吗?”

  “滚……”

  “你想领养个孩子?”

  “嗯,上次去文州家里,孩子真可爱,我在想要是领养个孩子,我们就领养个女孩,把她宠成小公主。”

  “噗,想的这么远,慢慢来。”

  “嗯??”

  “先结婚。”

  像是变魔术一样,叶修牵着黄少天的手里变出一枚戒指,稳稳当当的出现在叶修的掌心。

  “少天,愿意我结婚吗?”

  “啧,除了我肯定也没人要你了,我这么善良的人就答应了你吧,省得你孤独终老。”

有两个脑洞

1、天天发朋友圈说“喜欢一个人”,老叶看见了抓心挠肺地猜测是谁,有一天没忍住让沐沐去帮忙探探口风,沐沐看了眼老叶的手机又看看自己的发现自己看不见天天的朋友圈,后来老叶又发现天天的朋友圈大概是仅对自己可见,心花怒放去闪现了。

2、叶黄互相喜欢,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轩哥推荐给天天微信小程序包你说,天天就给老叶发了条微信,但是老叶由于微信没更新并没有get到天天的点,后来误会解释清楚了之后老叶给天天发了无数个红包试图让天天讲一堆好听的话给他听,然而天天表示哥不缺钱。

嘿嘿嘿我就是说一下,不写。

【叶黄】“中年危机”

(1)

  黄少天偏头一看,跟前几天一样没看见叶修的影子,一开始他好奇叶修偷偷起那么早干什么,结果发现叶修竟然去晨练了,黄少天抱了抱被子感叹了一下——明明说好一起做做米虫,你怎么能背着我去幽会晨练这个小妖精呢?不过黄少天显然没有什么陪着叶修的自觉,阖眼又睡了过去。

  等黄少天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刚好赶上叶修晨练回来,一瞧见叶修的样子,黄少天就笑了出来,“我说老叶,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别跟年轻人似的瞎折腾,凑合凑合跑个两圈就成了。”

  拿了毛巾正准备洗澡的叶修一顿,神情颇为踌躇,末了还是说了句,“我先去洗澡了,你赶紧起来吧。”

  没等来预料中的回怼,黄少天有几分疑惑,却没放在心上,估计是叶修大佬今天晨练累了不想怼他了,唔,消耗的都是卡路里啊,今天早餐给叶大佬多加一个荷包蛋吧,黄少天想。

又过了几天,黄少天原本以为叶修只是一时兴起,没成想一晃半个月都过去了,其实早先黄少天也拉过叶修健身,不过早先两人一个还在勤勤恳恳打比赛,一个留队做教练和荣耀女神作伴,好不容易凑在一起还约着健身,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后来黄少天退役了,两个人终于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同居,这件事情也被黄少天忘在脑后。

  不过晨练也挺好的,虽说不可能半个月就练出腹肌来,但是昨天偷偷摸过老叶的某人确实觉得老叶瘦了一点。

  哈哈哈哈要不要陪老叶一起晨练呢?

  黄公子摸了摸自己的腹肌,觉得还是给叶大佬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

  “黄少天,别傻笑嘞诶。”张佳乐退役的早,头两年一个人出去旅行,看遍了祖国的明山秀水后准备回老家开家花店,结果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被叶黄夫夫骗来联盟总局做苦力,不仅要任劳任怨打工还得吃一嘴狗粮。这不,张佳乐刚校对过一个小bug,就只是想放松一下劳累的眼睛,就看见把他骗来的骗子笑容满面活脱脱像个傻子。

  黄少天跟张佳乐离得不远,张佳乐的声音也不大,刚刚好就黄少天能听得见,见四周没人注意他两,示意张佳乐靠近一点,“来来来,告诉你一个秘密。”

  俗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张佳乐嘴上说着你可别耍我,身体却是很诚实地凑近了黄少天。

“老叶他居然每天都去晨练哈哈哈哈,然后累成狗回来哈哈哈哈!”

  “噗…”

“叶修不会怕自己身材走形你就不喜欢他了吧,然后奋发图强,重新获得你的青眼?”张佳乐调侃。

“去去去,什么重新啊,我对老叶一直都是青眼有加,再说就只论身材我还不如喜欢周泽楷呢。”身材好的人千千万,可老叶就只有一个,再说了老叶身材也不差好吧,黄少天在心里叹了口气,望着张佳乐就带了点怜悯,眼瞎不能怪他是吧。

  张佳乐浑身一寒,“哦,你说周泽楷身材好。”

  黄少天:“???张佳乐你脸呢?”

  秀恩爱,分得快。张佳乐扬扬眉,扳回了一程。

  黄少天也不恼,“其实我觉得联盟里身材好的还挺多的,周泽楷那是综合颜值我才给他排第一的,要是真材实料还得是韩文清,听说你们队长还没退役的时候就天天都健身是不是真的啊?”

  张佳乐瞬间就想到了那些年被霸图晨跑支配的惨痛岁月,“老韩有八块腹肌的,我刚到霸图那会儿连个懒觉都睡不了,成天绕着大楼跑圈,虽说后来是习惯了,但是早起丢掉半条命。后来刚开始退役那几天我都是六点醒来条件反射就要去跑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霸图。”

  “其实大孙身材也挺好的,不过百花那会儿我说了算,大孙就每天自己去晨跑,顺便带回我们全队的早餐,说起来喻队看着文弱,但是自从上次看他生生把肖时钦拎了起来我才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我们队长蔫坏儿,刚入训练营的时候我就看他不顺眼,后来魏老大退役了,我还跟队长打了一架,没能占到便宜。说起来我们队长身材好,人长得帅,怎么还是单身呢,诶,张佳乐你眼睛抽了?”不会是主管抓包了他两开小差吧,黄少天反应过来用唇语向张佳乐示意。

  张佳乐见黄少天话都说出口了,收也收不回,也就停了打眼色,存了看好戏的心,“呦,老叶过来接少天?”

  叶修点点头。

  “哎我去,老叶你怎么来了?”黄少天稍稍紧张一会儿,也就不再在意,他也不是没在叶修面前说过他们队长好话,叶修也没什么反应,再说现在都老夫老夫了。

  “今天下班早,就过来了。”叶修接过黄少天递过来的外套,揽着人跟张佳乐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公司。

(2)

  “叶大总裁?不开心?”黄少天什么人啊,联盟出了名的机会主义者,要是在张佳乐面前他没发觉什么,此刻在车上他要是还看不出叶修情绪不对,他就是傻了。

  “手残身材真的比哥好?”叶修气闷,憋了半个礼拜的话终究是憋不住,问了出口。

  刚才叶修真的有讲话吧有讲话吧,所以老叶这是吃醋了?还真是活久见,啧啧啧,是不是该发个微博?不过这样那班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肯定要diss他在秀恩爱,还是不去打击单身狗了。

  黄少天思绪万千的时候,叶大总裁可是紧张地不行,结果黄少天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叶大总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伸出了罪恶的双手,揉乱了黄少天的头发,“跟你讲话都心不在焉的,说,在想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黄少天理了理自个儿的发型,笑眯眯地盯着叶修,活像一个狡猾的狐狸,“老叶啊,你是不是吃醋了???”见自己这句话给老叶打了个僵直效果,黄少天愈加高兴,“嘿嘿嘿,不要因为害羞不承认啊。”

  叶修:……

  “诶,老叶我有件事不太明白,你要是从今天之后努力晨练,我倒是可以理解,难不成你半个月前就受刺激了?再者说真的像张佳乐说的那样你害怕自个儿身材走形我就不喜欢你了?”张佳乐随便的猜测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但是拿来调戏一下叶修也未尝不可。

  可是叶修这一脸默认是什么鬼啊。

  “我靠老叶你不会真的这么想吧!”

  叶修艰难地摇了摇头,黄少天刚松口气,叶修又点点头,“也不全是,少天,我不是神,我是凡人,自然也会害怕,会担心,抛开荣耀我害怕配不上你。”

  “我去,我还没害怕你嫌我烦呢。”黄少天是真的生气了,他当然懂这种害怕,他们现在总算是熬到了家人的祝福,可刚开始与常人眼里的正常相悖的时候他也害怕他不是那个光芒夺目的剑圣后,落在他身上的属于叶修的眼神也会被无情地收走,可是后来他才明白叶修喜欢的就只是他这个人而已,他都明白了,叶修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就死脑筋呢?

  突然,他想到一个可能。

  “老叶,你不会看了我床头那本书吧。”

  被戳穿事实的尴尬没叫叶修变了神色,反而有种被黄少天取悦了的感觉,恢复了正常的叶修轻轻点了点头。

  “我可去你的吧,我就说我给我大表哥寄的书跑哪里去了,合着是被你偷偷拿走了,还给我在这里作妖,能耐了你呀???”

  叶修眼观鼻鼻观心,驱车驶入地下室,接着凑近安抚被他惹炸毛了的恋人,“我错了,保证下次再也不乱看书了,少天大大原谅这么蠢的我呗?”

  “睡一个月客房!”

  “这可不行。”叶修笑眯眯拒绝。眼看黄少天怒气上头,连忙开口补救,“接下来两个月的饭我包了行不?”

  黄少天“哼”了一声。

  叶修松了口气,“哎,既然这样,哥明天总算不用早起了。”

  “什么不用早起?从明天开始,我监督你,加练半小时!”

  “别介啊,少天大大。”

  “驳回。”

(3)

  “666,那本书叫什么名啊?”

  黄少天苦笑,“《提前步入中年危机的表现和危害》。”

FIN
 

新年逼逼两句

  能在2017认识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写霸图f4的行迈太太,老韩实在不要太苏!让我想吹爆她们!

  第一个给我私信给我鼓励的谬谬,(因为之前都没有人私信我的啦,之后其实也没有😂)

  在日更的时候陪我开发脑洞的醉醉跟顾总给了我很多动力,言顾还超级甜的,但是星曜是有生之年了🌝

  超级超级可爱的折淮,跟本宝宝生日只差一天还给我写祝福,淮淮的字真的挺好看的

  一开始尬聊后来发展成五落本命的落落,人美心善,还能够接济我大作业我怕梦里都会梦见我落

  美食博主西达达给你身临其境的感觉,其实我就记得西达达的大长腿了😍😍

  花心汐(???),汐汐人是真的可爱,说句实话和汐汐群聊是种享受来着❤❤

  嘿嘿嘿还被明月太太关注了一个下午都在傻笑

  最后几天遇到的桃桃

  一出来就放毒的小林

小朋友阿谓

  被窝冠以仙子的雨蝶小可爱

  超级勤快人又甜的阿持

  经常给我红心心和小蓝手的梧桐,阿书,仙道子

……

  还有很多很多人,我记不住名字的喜欢我的人,给我红心心的人,谢谢你们。

  因为叶黄因为文字遇见了你们,我很感动。

  说是淡圈,其实还是舍不得这么好的你们,舍不得这么好的叶黄。

  2017遇见你们,我很心水。

2018希望还能一路前行。

  ❤❤❤

【群宣】


【群号】:685218246

【群宣】:不逆不拆的叶黄粉丝群,里面的管理大大任调戏,大家可以一起讨论叶黄相关,遇到喜欢的小可爱们还可以互相扩列哦,有愿意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不要客气地上吧。

【强调】:一百封顶,过时不候哦。

【最后】: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叶黄】个人文整理

不会做归档,就转一下,这些都是17的成果了,谢谢大家。

ミ陌仧烟雨遙:

持续更新


 @半面 的文章





 











感谢写作的各位太太。